© sillyH
Powered by LOFTER

活着


2018-05-14
原本打算在你走的100天写这篇文章,也不知道怎么就拖到了现在。

今天是母亲节,于是就订了票回家,虽然我五一刚回来。现在回家的频率之高应该是我以前从没想过的。

老爸,你过得好吗。
虽然我这么问已经没什么意义了。

我们搬了新家,汕樟那边也已经顺利租了出去。这边呢,谈不上比我们家好很多,但也清清静静的。

我还没能彻底习惯新家的灯,每次老妈睡觉的时候我想开客厅的小灯,我总得把所有的按钮按遍,才知道到底该按哪个。

嗯,我又辞职了,听上去最近是有那么点任性。

辞职的理由也很好笑,不想被一个做事很幼稚的上司管着,也没办法面对在工作时候常常萌生的负面情绪。

于是打算给自己放个假,好好呼吸一段时间。

我一直以为,自己是个能好好面对离别的人,毕竟很多时候我比同龄人要冷静的多。

但事实是,没得到消化的情绪会在不经意的时候突然涌来,让我不知道怎么对抗。

入职不久,上司他们找我聊天,问我是不是工作上有什么问题导致我看上去不是特别开心。我有点惊讶,也没想过自己会主动在他们面前提家里的事,然后哭的稀里哗啦。

聊完之后,又把自己反锁在洗手间呆了一个多小时。

经常会有这些时刻,让我觉得自己的生活是不是好不了了。

关于这份工作,说来也奇怪啦,在准备初试和复试的时候,我通了整整一个星期的宵,吃不好睡不香的,认真得连我自己都不习惯。

可谁知在选择放手不干的时候,心里也没半点波澜。

也许是因为我不喜欢工作里那个不开心的自己吧。

年后在看综艺的时候,接触到了一首歌,《像个傻X一样的活着》,一下子击中了我。

主唱呢是侯牧人和他的女儿侯祖辛,我单循了好几天。

侯牧人是个唱摇滚的老头,年纪可能跟你差不多吧。他也是因为脑梗影响到了说话的神经,幸运的是他后来自己学着从拼音开始练发音,已经能勉强恢复说话水平。

在地铁里,在公交上,在我听到他唱“我们不认命,就是不服”时候,我都有很深的触动,只可惜这种感受,我再也没办法跟你讲了。

要说你的离开让我彻底明白的一件事就是,我们有时候真的斗不过命运。

所以,在上个公司濒临解散的时候,老板问我你认不认输的时候,我没犹豫就跟他说,认,输了就是输了。

一天晚上喝酒,我跟朋友说,我发现人不能不认命呀。她一脸错愕的对我说,你居然是个认命的人。

但我也只是觉得,对现实保持诚实,才能接着好好往下走吧。

其实,一开始你还在住院的时候,老妈在收音机里放着《大悲咒》,我有点不开心,因为我觉得这是一首在劝人放下的音乐。

不过我在想,如果我那时候在医院给你放一些我自己觉得很燃的歌,你应该也会觉得我有毛病吧。

毕竟每个人跟自己说不能放弃的方式,都不太一样。

我知道,在所有能做的对抗结束了以后,你选择了离开,也就是在那一瞬我突然懂得了放下的意义。

还有10天不到,你就离开半年了。

我在这半年里改变最大的地方,应该就是我学会了在朋友面前表露情绪,毕竟以前的我觉得在别人面前哭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。

以及能轻易挥别那些对我来说不是很重要的人和事,不再尝试什么都要做到尽善尽美。

至于我的感情状态,我好像也一直没跟你提过吧。高中的时候我喜欢上了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,大学的时候谈了段不靠谱的恋爱,导致我的情绪一直没稳定过,听上去的确不让人省心。

还记得在大二的时候我带过一个男生回家里吃饭吗,他就是我男朋友,虽然我没明说,但你应该也猜到了吧。

只是后来,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你们提到他。

工作的时候我交过一个文章的选题,关于我大学发生的事情。虽然后面我主动废了稿,但还是写了点我想说的话,

“青春也许就是做最疯的事,喝最甜的酒,依赖最不靠谱的人。
梦醒了,就继续往前,没什么不好的。”

从小到大我的性格变化好像很大,从一个安静的不习惯反驳的小女孩,到现在好像逐渐变得痛快了些。

我又到海滨长廊散步了,对着这个看得到尽头的海发发呆。

我在想如果要让我写写关于你的事,我恐怕也写不出那种,小时候你也带我在这条路上走过,发生过什么事,这种言辞的文章吧。

就像今天母亲节,我选择回来,却也没跟老妈当面说一句节日快乐。

今年我23岁,总觉得比以往的年纪,要不一样一些。

上个月生日的时候,我自己去了趟北京和上海,没跟家里人说。去天安门走了走,也在机场跨过了零点。

我知道自己是想消解一些什么。

其实我也不清楚怎样才能做一个坚强的人,却也受不了自己在一些不合时宜的关头频频崩溃。

想当个明朗的人,心里宽阔,也想当个有精神的人,不会在清晨或夜里被太多不好的情绪压倒。

可能,我还需要沉淀沉淀吧。

好了,先说到这,下次再见啦。

2018-05-15

评论 ( 1 )
TOP